「我说屯堡文化」屯堡民居的内部装饰

时间:2019-10-03 13:00:01 来源:车行天下 当前位置:朗芯文化美食 > 考研 > 手机阅读

我说屯堡文化汇


?

? ? ? 从洪武十四年(1381 年)十一月,“征南”将军颍川侯傅友德率大军“自平坝白云入境,驻军大寨,先锋平凉侯费聚率师趋普定(安顺)”之日算起,屯堡人家在黔中落地生根已经六百多年了。他们以坚甲利兵的军事震慑,撬开了黔中封闭的山门;以精耕细作的生产方式,改变了土着民族的刀耕火种;以“修齐治平”的文化导向,传播了“忠孝节义”的纲常伦理;以“以农为主,兼营他业”的生活方式,使这方沉睡的土地与现代商业精神接....这看去似乎很抽象的一切,在屯堡民居的内部装修里不难找到具象的例证。


? ? ? 选址讲究“枕山、临水、面屏(借景)”的屯堡民居,外观是四面质朴厚重的石砌山墙,但内部装修却折射出他们的精神追求和审美情趣。俗称“八字朝门”的大门,是呈倒“八”字形的大口朝外,小口对内,这种既开放又封闭的形式,寄托了他们“招财进宝”的理想和内敛自省的性格。比如那些以农为主,兼营他业的大户人家,几层几进的三合院、四合院,大朝门的两边的“门脸”上,除雕有“八仙庆寿”“松鹤延年”“麒麟献瑞”“鱼跳龙门”一 类的图案外, 还饰以浅浮雕的瑞草、灵芝、六耳结、四耳结一类精美的纹饰,尤其是镶嵌在门楣上,镌刻有的“忠厚传家”“天开文运” “ 敬业合群”等字的那一方方颜筋柳骨, 敦笃稳健的石匾,明这些农户,绝不像时下有些影视里,农民都是头上既可怜又可解的包个烂套头,嘴里叼根早烟袋,蹲在墙脚捧个碗,反穿棉衣嘴威菜的那副拖背懒散,偷奸耍猾的模样。正对着大门的是正房,正房的岸坎上是一 排承重的柱础, 走过就是石头铺成的“天井”,迈上多为单数的三、五道俗称“坎子”的石阶细看,这些或椭圆(俗称石鼓)或四方的柱础上,也多镌刻有诸如“新基鼎定”“华厦开新” “堂构焕彩”“燕贺德邻”. 类的字样或图案。讲究点的人家, 大门的门额上还有平伸出来,雕有“乾”“坤”的一对“平瓜”,而从穿枋垂下的一-对叫“吊瓜”。连接站柱和二柱的叫“穿枋”,穿枋下的门额和窗棂屯堡民居中雕刻的精华。





? ? ? 开关启闭,守护门庭的门,是人出人房屋必经的通道;犹如人之眼睛一般的窗户,是房屋采光的通风口。门窗对于建筑物之重要性,从“门当户对”“门下桃李”“门可罗雀”“门庭若市”“搪门顶户”等成语里可见一斑。屯堡民居的老房子,对于门窗的制作十分讲究,门额和窗棂上工艺精巧,寓意深远的雕花和镌字,既是屯堡人勤劳智慧的结晶,也凝聚了江淮一带建筑文化的精华。旧时屯堡的民居门上,门额的橼环板有精美的卡子花纹饰,门上松、竹、梅(岁寒三友)、桃、李、杏(春风一家)一类的图案雕花。这些精美的镌字和雕花,多以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和伦理道德为题材,来反映屯堡人家的追求和向往。例如要雕刻抽象的福、禄、寿、喜的图案,工匠艺人是以象征、会意、谐音的手法,用亦鸟亦兽的蝙蝠来代替“福”,以叶绿实红的桃来代替“寿”,以野鹿衔花的鹿来代替“禄” ,以喜鹊闹梅来代替“喜”...于门上的镌字,多数是“瓜瓞地样”“兰桂腾芳”“栖梧鸣凤”“金玉满堂” 等富贵吉祥的贺词和“堂开瑞日金莺啭,帘卷春风玉燕来”“水清石出鱼能数,竹密花艳鸟自鸣”一类的联语。旧时的屯堡民居的窗户多数是“汉阳窗”的花窗,至于为什么会以“汉阳”来命名,笔者说不清楚。但这种开启自如,在四方形或长方形的窗框下,以透雕或深浮雕的花鸟鱼虫为主景图案,由细活木工先制作成窗心,再围绕那个或方或圆,或菱形或椭圆的窗心,用榫接的方式把无数规格统一的细小构件,拼成各种大与小、方与圆、曲与直的几何图形,让动与静、柔与刚、活泼与严肃和谐统一的花窗,因过于费时费工和费钱没人再做,己经薪尽火难传地快被挤出人们的视野,快成为真正的“文物”了。


§§



吴之俊:?


男,汉族,生卒年为(1955-2013),贵州安顺人

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,贵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。

贵州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。

贵州省屯堡文化研究会理事,地方文史专家。

公开发表作品200万字,先后出版个人作品集《风物履痕》《寒花有刺》《黔山飞鸿》《自说自话》等。

注明:文章节选自吴之俊《我说屯堡文化》,已获作者家属同意刊发。





编辑/烟花易燃


相关文章:

考研本月排行

考研精选